我不是潘金莲

Home  |  我不是潘金莲

北京天工异彩影视科技有限公司调光部经理劳祥源先生介绍《我不是潘金莲》的DI制作过程。

请介绍一下《我不是潘金莲》的基本工作流程。

本片的基本制作过程和其他影片差别不是很大,只是画面的遮幅不是以往的1.85或2.39,而是使用圆形和方形,这是和其他影片不一样的地方。

另外该片出了两个版本,我们调完普通影院版,又做了一个Dolby Vision版,据我所知,现在国内做过Dolby Vision版本的只有我们是把原始数据和Baselight工程文件带到好莱坞直接调的。

 

请介绍一下本片采取Exr进行视效制作的工作流程。

Exr已经是我们公司基本的制作流程之一了,我们的研发团队为公司制定了完整的能够对接Baeslight的工作流程,我们输出了Exr文件给视效,视效部门再做加雨和雪的一些镜头,都是基于Exr的工作流程来完成。

 

请介绍一下圆形和方形构图如何在Baselight里实现。

我们在前期给剧组提供了Qtake设备,在前期拍摄时导演摄影就是挂着圆形或方形的遮幅进行拍摄,拍摄时就考虑了圆形和方形的构图要素。

 

 

由于该片的画幅有圆形和方形的,所以我们在调色的时候要预先给画面加上遮幅,只调露出来的部分,如果我们用合成的方式在Baselight时间线上给画面合一个mask来调的话会有一些问题:合成mask要放在时间线最下面,但是Baselight在调色操作的时候默认都是添加到最下面那层,有时调色会影响到遮幅的黑色。后来我们找到了用burnin(Baselight做水印的工具)的方式,做了一个方形和圆形的画幅,burnin好处是加在时间线外面的,和调色操作完全分离,不会产生误操作,换遮幅的时候也不用每个镜头去换,换一个全片都换了,而且还可以调透明度,速度也很快,比在时间线上进行合成要快的多。burnin本来是用来做水印的工具,却被我们用到制作这部电影非常规的圆形方形遮幅,这也算是独创的使用。

 

请介绍一下HDR版本的制作过程。

我们先按普通影院的亮度标准来调正片,我们大概调了15-20天,时间比较长,因为修改的剪辑版本很多,我们会用到Baselight里的Multipaste工具快速的同步不同版本的调色操作,大大提高工作效率,这个工具也是Baselight很好用的功能之一。

当普通影院版最终调色确定了之后,我们用Baselight的Consolidate工具将时间线上所有需要的素材,包括视效和原始的拍摄数据都导出到一个指定的文件夹里,而且前后也都留了余量,同时我们导出Baselight的工程文件,由于带有所有的原始文件和lut数据,我们就可以随时恢复到没有调色的状态,我们把这些数据带到洛杉矶的Dolby Vision调光棚制作HDR影院版。

杜比调色棚使用的是激光投影机,反差肯定比普通影厅大,Dolby Vision影厅的黑是非常的黑,所以对比度很大,但是本片的导演和摄影还是想要一个比较柔和的风格,所以调HDR的时候减了一些对比度,亮度也没那么亮,特别亮的会让人感觉视频感比较强,导演还是希望电影的效果,通常来说特别亮也会特别蓝,所以我把画面也做的相对暖了一点点。针对高动态这个效果我们对一些镜头还是做了相应的调整,比如特别突出光效的场景和夜景,因为是调暗部的反差,在Dolby Vision里做就有非常大的空间,因为黑可以做到纯黑,暗部的细分就很多,所以我又把夜戏认真的调了一遍,做到更好的视觉感受。对高反差的场景我也做了一些调整,让画面更自然更舒适。对于一些有光感的场景,就做了一些动态,有的地方暗有的地方亮,这种动态在低反差的影院是看不到的,只有在高反差的Dolby Vision影厅里才能看得到。

Dolby Vision版本是一个完全独立的版本,观看的环境完全不一样,电影是一个视觉感受和心理的过程,我们要在特殊的环境里还原这些不一样的东西,HDR带来一个全新的创作思路,我的原则是在HDR版本里让导演摄影想要表达的东西能够比较真切的传达给观众,也就是大感觉不能变,然后再做一些锦上添花的修饰。在好莱坞调的时候,老外也提到能否调的反差大一些,突出Dolby Vision的特点,但是因为这个片子本身要的东西不是大反差,我也比较委婉的拒绝了他们的请求,我认为故意突出高反差带来的结果并不一定适合这个电影。

我认为如果要做高反差的东西一定需要高动态的素材,比如Arriraw等宽容度高的素材,特效的32bit的exr也可以保留这些宽容度,如果这些宽容度在做视效的时候就丢了,人工合成的反差肯定没有拍摄的原素材好,再调HDR的时候看起来就不是那么真实。如果一部电影全部是为了HDR来做的话,视效环节也应该有一个HDR的监视器来审看HDR的效果并使用32bit exr文件来保留动态范围并输出给调光部门。

 

请介绍一下本片影调的设想和实现。

冯导的片子一般都会事先拍测试片,基本包含了拍摄地的风貌场景以及影片的基调和色彩的感觉。片子的影调分为两大部分:婺源和北京,婺源是圆形构图,画面风格追求湿润柔美,北京则是干燥和通透,而且是方形构图。我觉得这个片子更多的是基于前期的拍摄,我认为后期的不当调光可能会毁掉原始素材的质感,在调这个片子的时候,我比较担心的是把前期拍的东西给调毁了,最终的效果还不错,没有过渡调色的感觉,做到了锦上添花,更多的是帮前期弥补了一些想要拍但是拍不出来的缺憾。

由于我们使用的是Baselight,在好莱坞的杜比调色棚可以直接打开场景用原始素材调,这要比直接输出成品的exr文件再到Dolby Vision的调色棚里制作HDR版本要方便太多,而且画面效果也更好。杜比调色棚使用的也是Baselight,他们制作家庭电视版同样使用Baselight,这基本是一个业内通用的方法。整个流程走下来,我觉得Baselight在色彩管理方面以及很多的细节方面的处理都是很全面很细腻的。